广东放生协会|由社会各界关爱动物的人士和团体组成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序号粤社证字第1206号)
 
 
 
所在位置:广东放生协会 -> 放生文化 -> 内容正文
珍稀棱皮龟惨遭屠宰,海龟保育任重道远
来源: 广东放生协会秘书处    更新时间: 2017-05-06    浏览: 1768 人次
 
导读:不久,一条令人触目惊心的微博在互联网上被广泛转发。本应被严格保护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棱皮龟,却被绑在板车上惨遭屠宰。即使卖家抛出高价,当地人也将龟肉抢购一空。棱皮龟是世界上现存龟鳖类中体形最大的动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易危级别,在中国海域更极其罕有。在滥捕滥杀和火爆的市场背后,折射出的正是海龟保育所面临的艰难处境和无数难题。
 
    海龟是海洋中为数不多的爬行动物,广泛分布于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等海域。世界上现存海龟仅有 2 科 6 属 7 种,分别是海龟科的蠵龟、绿海龟、大西洋丽龟、太平洋丽龟、玳瑁、平背龟和棱皮龟科的棱皮龟。除了大西洋丽龟和平背龟外,其余5种海龟在我国海域均有分布。
一、5种我国分布海龟基本特征
    1、棱皮龟:在5种海龟中棱皮龟是唯一不具有遁甲的海龟,其背部覆以黑色的革质皮肤,上面有白色斑点,背部有7条规格的纵棱,是成年海龟中体型最大的一种,最大可达3m。棱皮龟一般生活在深海之中,只有产卵季节才会到沿海区域活动,产卵季节5-6月。
    2、玳瑁:背甲有13块,呈覆瓦状排列,背甲花纹艳丽,俗称“十三鳞”。嘴形似鹦鹉。产卵期在3-4月。
    3、太平洋丽龟:前额鳞2对,每个鳍肢上有2个爪,其个体稍小,成年体重很少超过50千克,是现存种群数量最大的海龟。产卵期每年9月至次年1月,有集群上岸产卵现象。
    4、绿海龟:前额鳞1对,每个鳍肢上有1个爪,成年海龟体重达68-190千克,是我国分布最广的海龟。产卵期每年5-7月。
    5、蠵龟:前额鳞2对,每个鳍肢上有1个爪,产卵期每年4-8月。
    就分布区域而言。绿海龟的分布范围最广,从渤海到南海各地沿海均有它们的分布;玳瑁在各地沿海的分布数量相对绿海龟要少,且相对集中;蠵龟主要分布在渤海、黄海和东海;太平洋丽龟主要在华南沿海分布;棱皮龟则主要分布在华东及华南沿海。在我国沿海的沙滩上产卵的海龟仅有绿海龟、蠵龟和玳瑁这三种,太平洋丽龟和棱皮龟尚未在我国沿海发现产卵场。根据2003年以来对中国沿海海龟分布的统计结果,在我国沿海产卵的三种海龟中,蠵龟和玳瑁的产卵场只分布在南海的部分岛屿,绿海龟的产卵场分布较多。当前南中国海大约有三个地方会有大量的绿海龟产卵,分别是广东惠东国家级保护区、台湾的兰屿与望安岛以及香港的南丫岛深湾。由此可判断绿海龟的种群数量较之其他种类的种群数量要大,分布范围要广。
    就保护级别而言,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的评级中,我国分布的5种海龟中棱皮龟和太平洋丽龟属VU(易危)级别,蠵龟和绿海龟属EN(濒危)级别,玳瑁属CR(极危)级别,这3个级别统称“受威胁”等级。在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所有中国海域分布的海龟都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所有的海龟均被列为附录I物种。
二、现存海龟生存状况
    海龟是高度洄游的海洋动物,即洄游于它们的出生地和觅食地之间,两者之间覆盖广阔的海域。海龟一生基本生活在海洋中,只有雌海龟在生殖期才会上岸产卵。海龟每年需要旅行几千公里,穿越国界,而在这些海域中潜藏着诸多对它们致命的威胁,譬如渔业捕捞、海龟卵挖掘、产卵地破坏、海洋污染、气候变化等等。其中渔业捕捞是最为严重的威胁,也是全球海龟数量骤减的主要原因。
    由于人类的误捕滥杀以及对海龟卵的挖掘、对沙滩的开的发建设和旅游业带来的光污染,使得海龟的生存受到极大的威胁,其种群数量逐年减少,并处于濒临灭绝的境地。从上个世纪中期至今,每年大约有30万只成年海龟被人为杀害。印度尼西亚曾是海龟的天堂,由于过度捕杀,如今在巴厘岛上很难再看到海龟了。在马来西亚东部,由于当地渔民的疯狂挖掘海龟卵,使当地绿海龟的产卵量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急剧下降,历史上最高产卵量33万枚,而到90年代只有不到5万枚,至今尚未恢复;棱皮龟在20世纪50年代平均一年有1万窝卵,但到21世纪初年产卵量不到20窝。就全球范围来说,澳大利亚、哥斯达尼加、墨西哥和美国等是少数保护海龟较好的国家。全球7种海龟中,在澳大利亚大堡礁区域就有6种,平背海龟只出现在澳洲海域。
    我国的海龟资源情况不容乐观,在我国海龟资源南海最为丰富,据历年的捕获量及对渔民的调查估计,南海海龟数量在1.68万至4.63万之间,其中绿海龟数量约占87%;每年洄游至西沙、南沙群岛的海龟有1.4万-4万头之间,洄游到南海北部沿海的有2300-5500头左右。据当地渔民反映,20世纪40年代前,海南东南沿海及广东惠州、阳江及北部湾的北海等沿海地区均有海龟上岸的历史,甚至人烟稀少的内湾沙滩仍有海龟上岸产卵,时至今日,上岸产卵的海龟少之又少。譬如,1949年前,每年上岸在惠州海龟湾产卵的绿海龟近500只;1987年后是百只左右;2000年后不到20只。而2012年仅有两只海龟上岸产卵。据有关研究机构的调查,我国东海、南海海域发现海龟的概率要大于黄海、渤海海域,发现的概率基本都在50%以上,其中惠州最高,可达86%;而黄渤海海域发现的概率基本都在50%以下。在5种海龟的比较中,绿海龟被发现的概率最大,其他海龟被发现的概率较小,特别是玳瑁和太平洋丽龟。而整个南海成年的绿海龟不到2000只。因此,海龟的保护工作刻不容缓。
三、海龟保护困难重重
    目前,全球海龟的数量呈整体下降趋势,海龟的保护至关重要。虽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已将生活在我国海域范围内的海龟列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然而海龟的保护工作却面临困难重重。
    1、保护宣传不到位。
    海龟这种生活在大海深处的爬行动物,公众对其认知度和关注度都不高。政府有关部门虽然在加强包括海龟在内的野生动物保护宣传,但仍有较多的公众和渔民对海龟了解、认识不到位,甚至为数较多的民众不知海龟长什么样,海龟是否国家保护动物以及买卖、伤害国家保护动物的法律行为等。湛江416斤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棱皮龟被误捕后遭买卖、屠杀的背后,也折射出渔民对海龟科普知识的欠缺以及野生动物保护宣传不到位。
    2、药用价值在作祟。
    过去,南海曾是龟类的天堂。然而,人们喜食海龟的习性,却让天堂沦为地狱。海龟惨死背后,是所谓的“药用价值”。龟肉和卵除了可以食用以外,有滋补功效,而且海龟的脂肪可以炼油,具有很好的医疗性能。这就导致一些不法分子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滥杀滥捕海龟。有报道称,在某市场,几乎天天有人在市场内公然摆卖国家二级保护水生野生动物海龟。有些地方甚至肆意挖掘海龟卵,这种行为不仅破坏了海龟产卵沙滩,更对海龟种群数量产生致命的影响。因玳瑁除了食用和药用以外,其龟甲是各种名贵首饰及工艺品的原材料而受到严重威胁,目前玳瑁已是世界上两种极危(CR)海龟之一。
    3、渔业误捕时发生。
    这是海龟种群保护的又一困难。渔民作业的拖网和刺网通常会缠绕海龟造成其窒息死亡,而延绳钓通常会钩住海龟而导致其死亡。渔民误捕海龟的报道时而出现在各种新闻媒体之中,一般情况下的误捕可以采取放生而减少伤害,难免会造成海龟在网中时间过长或钩伤过重而死亡。虽不是有意捕捞,而海龟却因捕捞而死。
    4、生存环境在恶化。
    生态环境恶化已成为全球的共识,海洋生态环境亦难免。随着海洋经济发展,海洋船只增多,不可避免的产生各种垃圾,譬如丢弃的塑料、废弃的渔网以及生活垃圾等,尤其是白色塑料。海龟在摄食过程中常常把随海浪漂浮的白色塑料与其喜爱的水母混淆而吞食后阻塞消化道消化而死亡;或被沉入海洋之中废弃渔网缠绕而窒息。此外,海龟产卵的沙滩因滨海旅游开发,逐步减少和破坏,严重影响了成年海龟正常的产卵繁育。海洋环境保护存在困难诸多,海洋面广,涉海国多,需要临海、涉海各国共同强化海洋保护意识,共用同护。
    5、海龟研究跟不上。
    对海龟了解不足,是我国海龟保护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我国开展海龟科研监测起步较晚,对海龟生理生态方面了解甚少,尤其是海洋中的生态状况更不得而知。对于这种长距离洄游海洋中物种,在缺乏相关生态信息的情况下,保护工作非常难以展开。今年来,我国相关研究机构在开展海龟保育相关研究,但研究进程较慢,研究成果较少。目前,我国唯一的国家级海龟保护区广东惠东港口海龟国家级保护区管理局历经五年首次攻克绿海龟人工繁殖的难题,产卵49枚。然而,海龟人工繁育技术尚不成熟,还有许多不明确因素影响,要实现海龟种苗培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海龟至少在一亿年前就出现在地球上,是古老而神奇的龟至少需要20年以上的时间,而因人类的种种行为造成的不仅仅是海龟种群数量的减少,更是生态系统的破坏。目前,海龟种群数量的维护还无法弥补,生态环境的破坏也难以逆转,如果等到海龟数量微乎其微的时候再来谈保育,可能为时晚矣!从现开始,我们就要加强海龟资源保护工作,深入宣传,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常抓不懈。加强海龟保护有关研究,从技术层面解决海龟种群繁育,提升野生海龟种群数量。只有这样,才是拯救濒临灭绝的海龟种群之路。
 
                       广东放生协会通讯员  知了
 
 
 
返回上一页面 关闭此页面
 
 
 
广东放生协会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网站地图 | 邮箱登录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白云路113号白云大厦2310室 (地理位置)   邮政编码:510199
联系电话:020-83292138    传真:020-83292138    邮箱:fangsheng@gdfangsheng.org
版权所有©2011-2022广东放生协会 |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1055923号 
本网站由广州·净致设计工作室制作维护